行枯

夜坐听风 昼眠听雨


⚠️行行好留个评论吧⚠️

绑画@快 救 救 舅 舅.
她真的好可爱


现在主混漫威/第五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跳圈了


我跟你说我爱汤荷兰

不定期销毁黑历史
不定期诈尸

周更选手逃跑.JPG

「生命线」文豪野犬

双黑
太宰x中也
大部分不照原著
设定太宰被黑手党绑架
三社鼎立期间
ooc是我的!
食用愉快

贺文!
庆祝我也有绑画了w!@零稚在线丢人 





0.
如果我能告诉你。






1.
哒哒足音回响在满地污血的刑罚室里。


空气污浊,男人嫌恶地避开一大摊不知名的液体。


是哪个违反规定的倒霉蛋脑浆吧。


中也走过一排排牢狱,仔细搜寻着。


那个男人——在哪里——


刑罚室的尽头,墙上锁链铐着一个长风衣的男人。




2.
听见有人走来,男人抬起头。


他清秀的面庞上布满点点污物,黑发也凌乱不堪。


太宰唇角却勾着闲情逸致野餐般的微笑,向他打招呼道:“中也。”


红发男人握紧手中匕首,心中怒火如野草疯长,占据他所有理智。


“咔!”


中也猛地将刀插进墙壁,锋利的刀尖离太宰的脸仅仅几厘米。


太宰治表情未变,保持着笑容。


“好久不见。”


他咬着牙,回敬道。





3.
相对于他的暴怒,黑发男人显得相当冷静。


太宰被他死死按在地上,手上让碎掉的铁片割了一个口子。


“中也。”


太宰治微笑道:“如果被你杀死的话,我很乐意哦。”


中也一窒,迅速起身跳开。


“谁要杀你这个混蛋青花鱼——”


太宰打断了他的话。


“我说真的,中也。”


黑发男人垂下眼帘,眼中光芒晦暗不明。


“你到底——”


中也反手扯着他脏兮兮的衣领,硬生生将他从地上拽起。


血斑斑点点染上他的袖口,太宰前倾身体,把头轻轻靠在红发男人肩上。


中也僵了一瞬。


肩上人温热的气息喷在他颈窝里,黑发男人闭上眼睛。


他几乎是用祈求的语气:“中也。”


“请你杀了我。”






4.
太宰从他这里如愿得到了一大堆情报。


不过,以物易物,他也得到了嘴角那一片淤青。


中也收刀,朝警卫们走去。


他走的很快,想把不堪回首的事抛在红风衣后面。


那个扭捏作态、恶心兮兮的人才不是他啊啊啊!


该死的太宰——!


想揍他一顿的心愿终了,可另一个却开始疯狂在心里叫嚣。


想——


他啧一声,尽全力才将它压下去。


还有不久了。


“放他走。”


警卫茫然对望,怀疑自己听错了。


“什、什么?”


“我说了,”红发男人攥紧拳,“放、他、走!”





5.
中也先生,首领要见你。


面无表情的黑手党双手背后,说。


他踏在厚软的波斯毛毯上,抬头与那个男人对视。


“中也君,刑罚室的警卫向我报告,是你放走了太宰君?”


中也回答道:“是的,首领。我认为情报都已得到,没有必要再扣押太宰。而且如果继续囚禁他,反而会让现在局势更不利于我们。”


森鸥外转了转手中钢笔:“虽然是这样也没错——”


他拖长了音调:“但似乎不止这些理由呢——中也君。”


他一震,转头看着欧外。


欧外却不再开口,只微笑着将他送出门。


中也沉默着走出大厦,忽明忽暗的灯光映照在侧颊,将他的轮廓勾勒得更加鲜明。


现在还是傍晚,余霞闪出点点金黄,刺痛了他的眼睛。


啧。


红发男人不耐地将礼帽拉得更低,试图让自己的整个脸庞都罩在阴影下。







6.
太宰揉着淤青的右手腕,从暗无天日的地底走上来。


虽然整个人都十分狼狈,但仍然不改本性,与守卫开起了玩笑。


中也远远就听见那个男人拖长了尾音:“诶大叔,我觉得那边,对!就是那边那条河自杀最合适了!诶?因为那里的水特别清凉呢!感觉泡进去整个人都感觉得到了升华……”


他额上青筋暴起,毫不犹豫地冲着男人背上来了一脚。


男人一个趔趄,向前栽倒在地。


中也面无表情地示意守卫可以离开。


守卫落荒而逃,将这个话痨前干部甩的远远的。


“太宰,”中也轻声说道,“我改变主意了。突然觉得这样杀了你也不错呢。”


脸着地的太宰发出欢喜的声音:“你开窍啦?!那真的是太棒啦!”


站着的人什么也没说。


太宰继续:“那你想怎样杀我?呐我觉得啊,用匕首划破大动脉如何?或者用枪直接朝我太阳穴那里来一枪——”


你不会知道。


中也心里疯狂呐喊。


他粗鲁地拽住太宰手腕,强行拖着他走。


“痛痛痛——”那人踉跄走了几步,冲他叫道。


痛吗?


我这里更痛。


中也手上又用了几分力,像是报复。


太宰贴着新绷带的嘴角微微上扬,眼神却开始浑浊。


他看着前方的男人,没挣脱他的手。






7.
武装侦探社在傍晚六点迎回了失踪一天的成员太宰治。


中也把他扔到侦探社门口,环视着四周的装潢。


他强压下口中话语,吐出另一句:“太宰,我想我们以后不会再见面了。”


太宰站稳脚跟,绷带有几根没束好,随晚风飘扬。


“是呀!所以中也为什么要说这个呢,难道是因为舍不得我——”太宰听起来很开心,开始满嘴跑火车。


红发男人把目光移向洁白的绷带,晚霞在其上映射出波光粼粼。


中也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成开心的状态:“我很开心啊太宰!终于不用和你这个青花鱼一起工作——”


“你走的那天我还开了一瓶82年的拉菲,就为了庆祝你走了呢!”


“那真是十分荣幸呀~”太宰笑眯眯地回答。


中也一下子噎住了。


他刚刚扯动嘴角,太宰就转身走远:“谢谢中也你把我送回来啊!改天我请你喝一杯吧?”


红发男人似乎用尽全身力气去回答:“不用了你个混蛋——”


喊完这句话的男人低下头,咬紧牙。


怎么搞的像是生死离别似的?


男人暗自讽嘲,也不再回头。











“我还开了一瓶82年的拉菲,就为了庆祝你走了呢!太宰!”


“哦?那可真是荣幸呢。”



你可知我庆祝什么?


庆祝你终于获得自由,再不回来我身边。















敦好奇地问道:“太宰先生,您在喝酒?是在庆祝什么吗?”


太宰端起酒杯,闻言微微笑了:“庆祝他终于放下了吧。”


——THE END——

评论(1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