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枯

夜坐听风 昼眠听雨


⚠️行行好留个评论吧⚠️

绑画@快 救 救 舅 舅.
她真的好可爱


现在主混漫威/第五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跳圈了


我跟你说我爱汤荷兰

不定期销毁黑历史
不定期诈尸

周更选手逃跑.JPG

当忘羡的儿子吃坏肚子。

超棒的这个!
我爱她!

冥殇月近:

#魏无羡&蓝忘羡&蓝忘机
#关于蓝忘羡吃辣把肚子吃坏了。
#大型ooc现场,歉
#初次写文,求轻喷


【蓝忘羡继承了魏无羡的爱好,特别特别喜欢吃辣,喝酒】


“阿娘阿娘,我们出去外面玩好不好啊?”忘羡趴在魏无羡的面前,小眼睛扑闪扑闪地眨巴着,满是期待。


魏无羡从蓝忘机的怀里探出头,伸出手揉揉儿子的头,笑道:“儿子,想去哪里玩啊?”


蓝忘羡听了,直起身子,往魏无羡那靠了靠,眼睛亮了起来:“阿娘阿娘,我们去彩衣镇玩吧!”


蓝忘机听了,把目光从书上移开,淡淡地扫了一眼。


【蓝忘羡表示感到了一阵害怕】


魏无羡看到自家儿子突然拘谨的样子,噗嗤地笑了出来,道:“儿子,你这哪里是想出去玩啊,分明是想去吃东西。”


“嘿嘿,”蓝忘羡挠了挠头发,害怕地瞅了一眼自己的爹,“被阿娘发现了啊。”


“今天的课程,完成了吗。”蓝忘机的目光回到书本上,淡淡开口。


蓝忘羡立马从地上爬起来,坐正,肃穆地答道:“已经完成了。”


“嗯。”


“那还能去吗?”蓝忘羡可怜巴巴地看向魏无羡。


魏无羡笑着,故意逗蓝忘羡:“噗嗤,你阿爹绝对不让的,是吧?蓝湛。”


说着便再往蓝忘机的怀里窝了窝,挠了挠他的下颚。


蓝忘机任由魏无羡的动作,道:“嗯。”


蓝忘羡眼里的光微微黯淡:“阿爹……”


“不行。”蓝忘机再度强调。


见儿子的头低了下去,魏无羡连忙笑着对蓝忘机道:“二哥哥我带忘羡出去玩吧?你还有事情要忙,我们去去就回。”


蓝忘机点了点头:“好。”


“好哎!阿娘真棒!”蓝忘羡一下子抬起了头,高兴地跳了起来。


【蓝忘机把钱袋放到了魏无羡的手上】


魏无羡往蓝忘机的唇上轻轻地亲了一下,笑道:“二哥哥,你真好。”


蓝忘机按住魏无羡的头加深了这个吻,片刻才分开,道:“早去早回。”


“嗯。”


【蓝忘羡满脸通红地转过身,魏无羡看见自己的儿子脸红成那样,忍不住大笑。他抱起蓝忘羡,拿着通行玉牌出了云深不知处,来到了彩衣镇】


“儿子,我们去那家湘菜馆好不好啊?”魏无羡放下了怀中的蓝忘羡,指着不远处的湘菜馆提议道。


蓝忘羡牵住魏无羡的手,晃了晃:“好啊,忘羡能不能吃辣呀。”


魏无羡忍俊不禁,蹲下来捏了捏蓝忘羡的脸,道:“可以啊,还可以喝酒呢。”


“阿娘万岁!”


【魏无羡拉着蓝忘羡进了湘菜馆,找了间雅座,唤来了小二,点了菜后,再要了几坛酒。他拿着从蓝忘机那的钱袋,付了钱。等到菜上来了,酒也来了,蓝忘羡在一旁高兴地拍手叫好。魏无羡揉了揉儿子的脑袋,两人开始吃饭。可是没想到,当他们晚上回到云深不知处时,忘羡肚子疼了。】


魏无羡担心地揉了揉忘羡的肚子,愁道:“好好的,怎么肚子疼了呢?”


忘羡难受地打滚:“阿娘,忘羡肚子疼,要抱抱。”


“好,抱抱。”魏无羡小心地抱起儿子,回头向刚刚打开静室门的蓝忘机道:“二哥哥,医生来了没有啊?”


蓝忘机点了点头,让医生进来。


【老先生走近床榻,为忘羡把脉片刻,眉头皱了起来,摇摇头】


魏无羡紧张地道:“忘羡没什么事吧?”


老先生略做思索,找来纸和笔,道:“二位,能否请教几个问题。”


蓝忘机坐在了魏无羡的旁边,搂住魏无羡的肩膀,安抚他不要担心,随后转头对老先生道:“问。”
老先生问道:“小儿是不是很喜欢吃辣?”


蓝忘机道:“是。”


“爱不爱喝酒?”


魏无羡道:“爱。”


老先生叹道:“令儿吃辣吃坏肚子了。”


“……”


蓝忘机看了一眼魏无羡。


魏无羡装作没感受到蓝忘机的目光,问道:“那该如何?”


老先生抚了抚胡须,思考片刻,提笔写字,嘴上嘱咐着:“我开个药方,吃完以后,少吃点辣,少喝点酒便是。”


“嗯。”


【老先生留下药单后便离去,魏无羡与蓝忘机长出一口气。】


蓝忘羡突然不舒服地扭了扭身子,迷迷糊糊地道:“阿娘,忘羡肚子疼,要阿娘的抱抱和亲亲。”


魏无羡拍了拍蓝忘机沉下的脸,道:“儿子生病了,先别吃醋啊。”


“……”蓝忘机没说什么。


魏无羡见蓝忘机又吃醋了,笑眯眯地在蓝忘机的唇上轻轻一点,道:“二哥哥,你先去煎药,晚上再办事。”


“好。”


【蓝忘机走后,魏无羡把儿子抱在怀里,往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心里有些自责】


【蓝忘羡扭了扭身体,嘴角浮现微微的笑意。蹭了蹭魏无羡】


木门被拉开了,蓝忘机端来一碗药,轻声道:“先吃药。”


【魏无羡点了点头,蓝忘机走近魏无羡身边,端着碗。魏无羡则把儿子摇醒】


“……阿娘?”蓝忘羡迷迷糊糊地醒来。


魏无羡哄着自家儿子:“忘羡先把药喝了好不好?”


大概是疼迷糊了,蓝忘羡没有向往日那样拒绝:“……好,忘羡要阿娘喂。”


【忽视一旁蓝忘机黑了的脸,魏无羡拿起勺子,给蓝忘羡喂药。】


蓝忘羡皱着眉头喝完了药,扭了扭身体,道:“苦。”


魏无羡把勺子放回碗里,揉了揉他的头,接过蓝忘机递来的蜜饯,道:“儿子乖,来,把蜜饯吃了,就不苦了。”


蓝忘羡点了点头,含住了蜜饯,睡了过去。


【魏无羡站起来,拉住蓝忘机的手】


“蓝湛蓝湛,别吃醋了嘛。”魏无羡用膝弯顶了盯蓝忘机的那处,“晚上爱怎么干就怎么干,敞开了腿让你干。”


【蓝忘机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他把魏无羡横打抱起,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生命的大和谐】


【当然,病好以后,蓝忘羡便很少再吃那么多辣了。】

评论

热度(75)

  1. 行枯冥殇月近 转载了此文字
    超棒的这个!我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