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枯

夜坐听风 昼眠听雨


⚠️行行好留个评论吧⚠️

绑画@快 救 救 舅 舅.
她真的好可爱


现在主混漫威/第五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跳圈了


我跟你说我爱汤荷兰

不定期销毁黑历史
不定期诈尸

周更选手逃跑.JPG

佣空【小红帽】

小红帽玛尔塔x猎人奈布

童话AU

文笔辣鸡情节辣鸡

佣空群七夕特辑短打

食用愉快

0.
我会坚定地走向你。无论你在何方。

1.
「从前有一个小姑娘,她乖巧可爱,简直谁见了都喜欢。
但最爱她的是她的祖母,她要什么就给她什么。
一次,祖母送给她一顶丝绒做的红帽子,她戴着十分合适。从此姑娘不再戴其他的帽子,于是大家都叫她小红帽。」

小红帽推开厚重的栗木门,拉低帽檐。
母亲在她身后叮嘱道:"玛尔塔,请把这些点心送到祖母家,她生病了,说不定吃了这些东西就会感觉好一些。"
她回答:"好的,母亲。"
"等等!小红帽,"母亲不放心地补充,"听猎人说,最近森林里出现了一只狼,小心一些!天黑之前回来。"
玛尔塔接过篮子:"我知道了。"
迈开步,她的身影渐渐没入深深树荫。

「祖母家在森林的另一边,离小红帽家有一段路。」

小红帽站在岔路前。
往右是祖母家,往左是更深的秘境。
她踌躇了一会。

2.
「小红帽一进森林就遇见了狼。她不知道狼是坏家伙,于是一点都不怕它。」

她再次整了整外套,小心翼翼地敲响了一扇木门。
"萨贝达先生,您在家吗?"
少女的声音清脆,传入屋内。
"咔嚓"木门打开,男人的蓝眼出现在她的视野里。
"玛尔塔?"嗓音微沙低沉。
小红帽有些紧张。"我吵醒您了吗?真是抱歉,不过……"
奈布·萨贝达微微勾起唇角:"不是。你有什么事吗?"
她不自然地垂下眼帘。
撒谎可不是她擅长的。
"也没什么,就、就是……听说森林里来了一只狼,能不能请您护送我一程?"
一阵静默。
小红帽揪紧衣角。
眼前的男人弯下腰,伸出手行了一个绅士礼。
"My pleasure,my girl."
小红帽感觉最近森林里有点热。

「"你好,小红帽。"狼说。
"谢谢你,狼先生。"
"这么早你要去哪里啊?"
"我要到祖母家去。"
"你手上挎着什么呀?"
"用篮子装的蛋糕和葡萄酒。昨天我们家烤了一点蛋糕。可怜的祖母生病了,吃了这些东西会恢复一些吧。"」

猎人给猎枪填上弹药,戴上帽子。
他拍拍她的头:"走吧,玛尔塔。"
少女握紧篮子把手,应答:"好的,萨……贝达先生。"
男人笑道:"没有必要这么恭敬,直接叫我奈布就可以了。"
玛尔塔固执地摇摇头:"这样对您太不尊敬了。"
他也不勉强,先走在她前面。
"站在我身后,这样比较方便保护你。"
身后人没有回答。
他又补充:"如果害怕,可以握着我的手。"
小红帽双颊稍红,支支吾吾:"谢谢您,奈布先生。"

3.
「狼在心中盘算着:"这小东西细皮嫩肉的,味道一定也不错,你要讲究一下策略,让她逃不出你的手心。"于是它陪小红帽走了一段路,然后说:"小红帽,你看这花开得多好啊!为什么不回头看一看呢?还有这些鸟儿啼鸣如此婉转,你大概没有注意到吧?这林子中的一切多么美好,而你呢,却自顾自地往前走,就像是去上学一样。"」

一前一后,两人的影子却叠在一起。
小红帽犹豫不决。
要主动说些什么吗?
会烦到他吗?
举棋不定间,猎人倒先开口询问:"玛尔塔,你是去探望你祖母?"
小红帽一惊,连忙应说:"是的,她身体有些不舒服。"
奈布转转帽子:"那我一起去探望她吧,我有些事没有跟她说。"
"还有——"男人话锋一转,"你觉得森林里风景如何?"

「于是她抬起头,看见阳光在树木间跳荡,美丽的鲜花在四周开放。
她想:也许我该摘一束花给祖母,她看了一定会很开心的。现在时间还早,我不会去迟的。」

玛尔塔由衷地称赞道:"很漂亮。"
林中风光确实很美。
她抬眸,一点一点挪上他的脸。在晨光里,他深邃的蓝眸镀上一圈耀眼的金华。
似乎是察觉到她的目光,猎人转头,和她的眼撞个正着。
猎人安抚性地一笑,小红帽愣了愣。
等她确认猎人是否真的笑了时,男人已经收敛笑容,诱人溺亡的幽海覆盖一层霾。
"别动,小红帽。"

4.
「小红帽每采一朵花,都觉得前方有更美丽的锦簇,于是她越走越远,已离开了大路。
等她缓缓走进灰霾遍布的海,才猛然发现这是狼精心布下的蜜糖陷阱。」

前面的树丛哗哗作响,有什么东西正拨拉着爪子。
男人警惕地挡在她身前,举起猎枪。
"吼——"闪着绿光的双眼从树叶间显现,是狼。
小红帽把手伸进篮子,攥紧了冰冷枪把。
"这里不会有孤狼。群狼……在后面。"
奈布悄声道。
一旦开枪,就会引来一大群狼。
狼伏低前身,狼眼紧缩。
男人抽出绑在腿间的匕首,一手却紧紧护着她。
"我数到三,你往后跑。"
猎人扬起手。
"一……"
玛尔塔没回答。她已经将手枪上膛。
"二、三!"
他用劲推了她一把,时刻关注狼的动作。
狼猛地扑上前来,目标直冲她!
男人抬高腿狠踢上狼的肚子!
狼被这一击踢翻,同时也激怒了它。
绿眼射出嗜血红光,它张开嘴去咬他的小腿。
奈布死死架住它的上下颚,此时他甚至闻到狼血盆大口里的腥臭。
狼见形式不利,迅速撤开,昂起头狼嗥一声。
小红帽站在不远处的树后,密切关注战况。
她看见,从旁边的灌木丛中,又钻出几头狼来。
糟糕!

「狼说:请让她再与我多待一会,仅仅是几秒也可以,为此我愿付出我所有的感情。」

猎人像是招架不住三四头狼的攻击,连连后退。
局面僵持。
狼们接二连三地攻击后,决定群起而攻之。
猎人渐渐败下阵来,右腿没有注意,一个空档,一头狼张开嘴咬下!
小红帽也不管什么,干脆利落地扣下扳机。
"砰!"
这一枪正是时候,那头狼被打个正着,倒地身亡。
猎人惊讶一顿,却趁这空迅速击倒两头。
仅剩下的一头退却了,转身跑远。

5.
「"小红帽"
在无人的深海,有声音唤她。
"有人吗?"她询问道。
没人回答。
但死寂的海面突然泛起层层涟漪。」

猎人没有管狼的尸体,飞速跑到她身旁。
"你没事吧?没必要冒着这么大危险留在这里,你只要保护好自己,你的安全对我来说很重要。"
小红帽将枪收进篮子,低头嗯了一声。
猎人揉揉她的头。
你的一切都比我重要。
玛尔塔。

6.
「海潮开始猛烈了。
小红帽却没有害怕。
"是您吗?"她说。
灰海瞬间冻结。再无生息。」

两人收拾起狼的尸体,一路沉默地走向森林的那一边。
男人走在前面,帮她除去所有障碍。
他们很快走到了祖母家。
祖母家是一栋木屋,四周高耸入云的树木上古老的痕迹颂唱着昔日的荣光。
小红帽叩下门环。
屋内没有人应答。
她放下篮子:"祖母她应该不在家,我先在这里等着吧。那您——"
奈布沉默地摆摆手,示意他可以等。
玛尔塔从花盆下摸出一把钥匙,边打开锁边道"您先进来坐着休息,一路护送我到这里实在太感谢您了。"
猎人踏进屋子的一刹皱了眉头。
这里……有什么东西。

「"是您吗?"小红帽再次询问。
没有回答。」

祖母在十分钟后回到了家。
满头白发的老人笑着接过篮子,礼貌地向他这个生人问好。
她的脸颊满是皱纹,眼神却锋利如刀。
那刀将他从内到外剖开,仔细看了一遍。
男人只是微笑着。
祖母收回目光,低头微微叹出一口气。
老人把他们送出大门,背在身后的手却在空中划出奇怪的轨迹。
猎人瞬间感受到了压迫感,这感觉让他不得不尽全力才能不发出一声狼嗥。
他往前快速跑出一段距离,小红帽一愣,也跟了上去。

7.
「她试探着蹲下身,将手沉入无声的海。
"请您回答我,"小红帽闭上眼睛,"是您吗?"
深海微微泛起泡沫。」

这力量太蛮横,连他也无法招架。
双腿无力再迈出一步,他半跪下,急促喘息着。
蓝眸紧缩,痛。
瞳孔不停地变化,灰朦的狼眼一瞬闪现。
嘴不由自主张开,尖利的獠牙取代了人类的牙齿。
"吼——"
剧痛如潮水一般涌来,席卷他整个身体。
男人倒在地上,他全身的骨头都在咔嚓作响。

猎人刚刚速度太快,玛尔塔气喘吁吁赶到时,正好看见他变身的全过程。
眼前的人已经不能再称为人了,他是……狼。
狼眼睁开,戾气四散。
小红帽震惊地睁大眼睛。

8.
「"是"
深海回答。
她沉默。
她会怎么样呢。
害怕?震惊?逃离自己不再回来?
狼自暴自弃地想。
但小红帽笑了。」

不。
不可以。
不能被她……
狼绝望地向后退。
已经结束了。
她看见了。

小红帽很快反应过来。
她犹豫了一瞬。
但很快,玛尔塔迈步,不偏不倚地走向他。

别,别过来。
它急退,狼口张开。
我很危险。
快逃走。

"奈布。"
小红帽第一次叫他的名字。
"别怕。"
她逆着光,笑容是他生命里独一无二的珍宝。

「"先生。"
小红帽摘下绒帽。
"无论您是谁,在哪里。"
"我都会站在你身边。"
"我发誓。"」

小红帽蹲下来,抱住他毛茸茸的脊背。
狼动动耳朵。

「小红帽被海浪送回沙滩上。
岸边,蓝眸男人正朝她伸出修长的手,眼神温柔。
"My girl."」

9.
狼把脸埋在她颈窝间。
"Sir."
她说。
"Let 's go home."

—THE END—

赶上七夕!
这位群里的小可爱已经帮我发过了 @顾一瞬南离

评论(5)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