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枯

夜坐听风 昼眠听雨


⚠️行行好留个评论吧⚠️

绑画@快 救 救 舅 舅.
她真的好可爱


现在主混漫威/第五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跳圈了


我跟你说我爱汤荷兰

不定期销毁黑历史
不定期诈尸

周更选手逃跑.JPG

我的女友不可能是猫 「社园」

「社园」
克利切是看着艾玛变成猫的。
一瞬间,眼前人就成了猫。
克利切吓得音调都变了:“艾玛小姐!”
艾玛喵地叫了一声,挥挥爪子表示她很好。
克利切抱起艾玛,急匆匆地冲去找医生。




艾米丽顺顺艾玛的毛,对克利切说:“克利切先生,艾玛她很好,不过她为什么会变成猫原因还不知道,先观察几天吧。”
他们走在路上,克利切不停地絮絮叨叨:“艾玛小姐为什么会突然变成猫呢,难道艾玛小姐是女巫?不过艾玛小姐是女巫也是最漂亮的女巫……那克利切会不会也变成猫……”
棕毛猫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手臂。
“啊!克利切还是第一次这样抱艾玛小姐呢……”
猫无奈地捂住了眼。





回到家中,艾玛冲进花园,巡视着花的状况。
她是在花园里变成猫的,当时还在打理花园。
一圈走下来,艾玛看见一株玫瑰上枯萎的花朵。
她奔向园艺工具,拖出一把大剪。
猫试图两爪着地,用另两只爪子举起剪子,小心翼翼地修剪枯叶。
然而剪子的重量对猫来说还是太重,艾玛重心不稳,往后摔下去。
克利切跟在猫身后,见状立马抱住了她。
“艾玛小姐,你现在可不能做这些,还是克利切来做吧,你去休息好了。”
克利切把园艺剪拿过来,将艾玛抱进室内:“艾玛小姐不要伤到自己,不然克利切会痛的。”
艾玛揉了揉脸,挥挥爪子,趴下眯上眼。
克利切剪下一朵月季,悄悄摆在猫爪前。
猫伸出猫爪,把月季圈进怀里。




他们共同经营一家花店,收入还不错。
有人进店,指名让艾玛帮他绑一束玫瑰。
克利切支支吾吾地道:“艾、艾玛小姐今天有些不、不舒服,请您明天再来吧。”
男人无奈地指指黑礼服:“可我马上就要结婚了,捧花是不能少的。”
艾玛走到克利切旁边,示意让她来绑。
“请您稍等。”
艾玛“说”。
(其实就是“喵喵喵喵”)
男人新奇地看见一只猫指挥一个男人一点点地扎好一束玫瑰,还绑了个蝴蝶结。
直到男人出了店门,还在啧啧称奇。
“一只猫竟然这么厉害……”
艾玛打了个哈欠,窜上克利切肩膀。




艾玛爪子受了点伤。
当时放工具的柜子倒了,克利切正背对着柜子,艾玛下意识地伸手去扶,却忘记自己现在是猫,被溅起的木片刺伤了爪子。
克利切轻轻地给艾玛绑上绷带:“艾玛小姐没事吧?没必要去扶,艾玛小姐比克利切重要多了。”
猫摇摇尾巴,表示自己并无大事。
它跳到沙发上,望着克利切。
克利切搬走了所有的柜子,还一边碎碎念道:“克利切要让这种事再也不可能发生!特别是艾玛小姐还受伤了……”
艾玛眨了眨绿眼睛。




克利切坐下,感觉谁趴在他背上。
猫从他耳侧探过头来,亲上他的脸。
克利切整个僵住了,耳朵飞速变红。
接着,他听见他家艾玛小姐的声音:“午安,克利切先生。”



——the end——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