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枯

夜坐听风 昼眠听雨


⚠️行行好留个评论吧⚠️

绑画@快 救 救 舅 舅.
她真的好可爱


现在主混漫威/第五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跳圈了


我跟你说我爱汤荷兰

不定期销毁黑历史
不定期诈尸

周更选手逃跑.JPG

「我的女友不可能是猫」佣空

「佣空」
清晨醒来之时,奈布发现他身边没有他的女朋友。
只有一只猫,躺在他身边。
那只栗色猫醒了,睁开眼睛。
它眼睛是祖母绿色,非常像他女朋友玛尔塔。
然后它喵了一声。
???
奈布可以看见它眼里的慌乱和疑惑,他叹了口气。
“玛尔塔。”
那只猫应声抬头。
“你好像变成一只猫了。”
“喵?!”


那只猫蹲在他腿上,用审视的目光打量他。
“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奈布看着它柔软的毛。
好想摸。
猫的尾巴在它身后摇晃。它跳上桌子,啪一下把盘子踩了个倒翻,再冲他摇了摇尾巴。
意思很明显:吃早饭,奈布·萨贝达!
奈布笑着走进厨房:“好,玛尔塔。”



猫迅速优雅地吃完了它的那份,张嘴,举起爪子。
当它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后,它整个僵硬了。
然后它欲盖弥彰地用猫爪拍了拍他的头,落荒而逃似的从桌上跳到窗台。
奈布对它道:“玛尔塔,你想不想出去走走?”
猫抖了抖耳朵。


五分钟后。
猫站在街道上,他站在猫旁边。
猫似乎对这种视角有些不习惯,它扭过头冲他喵了一声。
奈布伸出手将它抱起,顺便撸了一把它的毛。
真的好软。
它新奇地望着不一样的角度所看见的事物,祖母绿眼睛闪闪发亮。
好可爱。
他悄悄感叹。


回到家中,猫已经习惯这种状态,自然地跳上窗台,看着窗外的花朵。
奈布叫她:“玛尔塔,该吃午饭了。”
帮她把饭端到窗台上好了。
顺便再摸一下她的耳朵。
他这么想,也这么做了。
猫盯了他一眼。
奈布笑得无辜:“怎么了?”
吃完饭后,猫以牙还牙,揪住了他的耳朵。


奈布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毛线球。
状似无意地放在沙发上坐着的猫旁边。
猫起先没有反应。
十分钟后,它已经玩的不亦乐乎。
毛线缠住了猫的爪子,它自己解不开,喵喵叫着让他来解。
奈布偷笑着走过去。
终于抱到了。



阳光暖洋洋地照进窗子,猫开始打哈欠。
它跃到奈布腿上,拍拍他的腿,趴了下来。
奈布抚摸着它的背,猫慢慢闭上眼睛。



下午玛尔塔睁开眼,看见她男朋友含笑的眼眸。
“下午好,玛尔塔。”

——the end——

评论(7)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