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枯

夜坐听风 昼眠听雨


⚠️行行好留个评论吧⚠️

绑画@快 救 救 舅 舅.
她真的好可爱


现在主混漫威/第五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跳圈了


我跟你说我爱汤荷兰

不定期销毁黑历史
不定期诈尸

周更选手逃跑.JPG

【第五人格_监管者裘克】〈欢宴〉下

食用提醒:
完全我流设定
文笔辣鸡,情节辣鸡
稍稍吃一波裘医
裘克个人向,其实还有断腿的情节,有点心疼靓仔就删掉了
作者是个变态,使用请万分小心

_八年后_

马戏团越发红火,已经开始巡回演出。

一场演出。

裘克和里克。

红卷发和棕直发。

哭泣小丑和微笑小丑。

谢幕了。

里克照常抚平他的头发,露出标准的微笑。

几个小孩欢呼着,去揪他的大红鼻子。

他也笑,伸手摸孩子们的头。

谢幕了。

裘克照常脱下他的戏服,露出手臂上的旧疤。

几个小孩看着他,挺害怕地走开。

他在笑,伸手摸脸上的面具。

‘’那个小丑……‘’

‘’那个小丑……‘’

我挺喜欢他。

我好讨厌他。

看吧,戏剧开幕了。

1.
裘克在表演以后也不会摘下自己的面具。

他口袋里有他的工资,他要去小店买一些食物。

大街旁有小孩在玩弹珠,一见到他,像见了鬼似的躲开了。这个小镇上谁没看过《哭与笑》,谁不知道这个让人厌恶的哭脸。

裘克面具下的脸有些抽搐,似笑非哭。这是他几年前没带面具上场时留下的表情,已经改不过来了。

到了那个拐角旁的商店,他环视一遍简陋的装潢,丢下钱,拿起几样东西,向店主点点头,转身迈出店门。

‘’艾米丽,买完就回来!‘’

‘’好的,妈妈!‘’少女口齿清楚地回应。

裘克转身,正对上少女黑得清澈的眼睛。

‘’啊,对不起!‘’她明显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几步。

他动了动唇,什么也没说。

少女一袭洋裙,皮肤白皙,不是什么吃苦的人。

‘’先生?咦,先生您是那位哭泣小丑吧?我看过您的表演。‘’少女突然对着裘克离去的背影说道。

他僵住了。

缓缓转回来,他注视着她。她笑着,棕色的长发披在肩上。

突然的,他有些害怕。

2.
害怕什么?

忽然间,他又见到了当年那个小女孩儿。

害怕她也会跟那些人一样吗?

他的心裂开了一角。

‘’先生,我觉得……恕我冒昧,我觉得您演的比里克先生好。您有没有……‘’

比他好?就凭一个哭脸?

裘克想笑。

天生的苦瓜脸,凭什么去和笑脸比?

‘’先生,您将哭脸这个角色演绎得很好……‘’

当然了,他是一个恶心的哭泣小丑啊。

里克。

‘’啊,我还不知道您贵姓……‘’

里克。

‘’不过我和我父亲都认为您是那戏《哭与笑》中最好的角色,您可以试着去反串一下,演笑脸……‘’

‘’我与里克先生也相熟,我想他一定会……先生?您有在听吗?‘’

演笑脸。笑一笑。

里克。哈。

红痕变成旧疤,像蛇一样,盘踞在他心上。

‘’艾米丽!‘’

‘’来啦!先生,失陪了,我希望我的建议能对您提供一个选择。‘’少女抬头望着他,瞳孔中是他的脸。

哭脸。

心上的蛇露出了毒牙,狠狠扎进了心脏。

笑脸。

‘’艾米丽。‘’

粗哑的嗓音,像扯锯一样难听。

‘’诶?‘’少女回过头,笑意还未褪去。

哈。他无声地笑了。

在少女不解的目光里,他一步步向马戏团营地走去。

3.
裘克记得她。

不过…

前方一片热闹,里克众星捧月一样,朝他走过来。

他身边簇拥着孩子们,他们用一种裘克从来没有收到过的目光看着里克。

里克笑着,一一跟孩子说了再见。最后一个小男孩脸上带着羞涩的笑意,递给里克几枝花,便转身跑开了。

裘克盯着那鲜黄的花朵。

‘’裘克?‘’里克抬眼,有些疑惑。

然而并未等裘克应答,里克就自顾自地说起来:‘’你有收到花吗?不过又是花,真是无聊。‘’他甩了甩那几朵花。‘’好看是好看,也卖不了几个钱,没用。‘’

他随手把花扔掉,抬脚---

把花踩了个粉碎。

‘’这种东西---‘’

‘’都是些垃圾。‘’

心上裂开的一角。毒液充满了整个心脏。

裘克面具下的脸,抽搐着。仿佛在适应一个僵硬的新躯体。

他什么也没说,走进了自己的帐篷。

出来时,他手里拿着演出用的道具。

是画成火箭的钢棍,很沉。

他走近他。抬高了手中的火箭。

艾米丽这个名字。

‘’裘,裘克?你在干嘛?‘’

‘’嘭!‘’砸到了木板。

被白雾覆盖的记忆慢慢清晰起来。

他再一次把火箭举过头顶。

‘’裘克!你疯了吗?!喂!救命啊!‘’

砸到肉体的沉闷声。

里克发出一声痛呼。

【你叫裘克吗?我觉得你长的不丑啊,他们为什么要欺负你?】

‘’嘭!‘’

一声又一声。

里克已经疼晕过去。

【啊,你笑起来很好看呢。】

裘克笑了。

【特别是眼睛呢,像祖母绿一样!】

‘’哈哈哈------‘’

【我?我叫艾米丽。】

她棕发黑眼,穿着华丽的洋裙。

艾米丽。

这个名字。

4.

裘克停下来。

里克倒在地上,早没了呼吸。脸上笑容也已消失。

终于……

他回身进了帐篷,穿上戏服。

接着,他伸手拿起里克的笑面,带在脸上。

不够。

裘克用针线,小心地把面具缝在脸上。

然后他拿起火箭,露出一个微笑。

【你看他,一张苦瓜脸还笑,好恶心。】

【谁说不是啊。】

艾米丽。

离他太远了。

*

裘克杀了里克的事在小镇传的沸沸扬扬,警卫队也已出动去抓捕裘克。

而裘克像人间蒸发一样,再了无踪迹。

多年以后,这在镇上依旧是一件奇事。

*

裘克在红血一样的晚霞里走出马戏团大门。

他觉得应该去见见她,又找不到理由。

裘克低头在河边坐下,嘴角勾起,像在礼节性地微笑。

知道一双黑皮鞋停在他身前。

‘’裘克。欧米蒂斯庄园,谨以我为代表,欢迎您---微笑小丑先生。‘’

他惊讶地抬眼,一个男人勾唇笑了笑,向他伸出手。

艾米丽。

他在上车前,朝她的方向望了望。

那又怎么样。

裘克已经,忘记她了。

_END_







评论(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