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枯

夜坐听风 昼眠听雨


⚠️行行好留个评论吧⚠️

绑画@快 救 救 舅 舅.
她真的好可爱


现在主混漫威/第五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跳圈了


我跟你说我爱汤荷兰

不定期销毁黑历史
不定期诈尸

周更选手逃跑.JPG

「感冒颗粒」佣空


※是现代校园paro!


※写文复健 文笔极差


※私设如山


※祝食用愉快


※给小可爱的点文! @上官塔子 百fo点文!


※推荐背景音乐《COFFEE》sasanomaly





0.

我怀里所有温暖的空气,变成风也不敢与你相遇。






1.

奈布最近有点感冒。


他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然后当天晚上就发烧了。


不过只是低烧,对高三血气方刚的男孩子不会有多大影响。


照常踩着上课铃走进学校大门,身后克利切嘟嘟囔囔:“你走快点!老婆子又要说这个说那个,罗里吧嗦一大堆,我可不想在艾玛小姐……”


奈布懒洋洋地加快脚步,正要回答,却看见栗色卷发在教室门口一闪而过。


他登时迈开腿跑起来,脸马上换了一副后悔不已的神色。


班主任站在讲台,看见他一脸“我跑的可快了虽然有点迟但我没被记”,欲言又止了一会,最后还是不知道拿这个反骨的学生怎么办,转过去写板书。


他保持着这个表情,走过玛尔塔。


班长照常低着头抄笔记,没有给他一点眼神。


奈布叹口气———今天她也没看他。


小心拉开桌椅,他就坐在她后面。






窗外鸟鸣清脆响亮,清晨夹带着花香的风穿过教室,带起她卷卷的发尾。


他今天也差点迟到。


在笔记本上记下几个语法要点,玛尔塔可以听见身后笔尖亲吻纸页的声音。


“玛尔塔,上来回答这道题目。”英语老师叫了她的名字,同学们抬起头来看着这位年级前五的优秀生,她快步走过去,准确无误地写下答案。


在满堂敬佩的眼神里,她看见他低着头转笔,表情模糊不清。


坐下,她的背挺得笔直。


身后他还在玩笔,刷刷风声在耳畔响起。







2.

下一节是体育课。


玛尔塔将塞满了试卷的文件夹放进抽屉,拉上外套拉链。


班级里的人零零散散,大家都抓紧时间去小卖部买零食,或者早早下去打球。


她站起身,轻轻把椅子推好,却听见上课铃响起。


他还没走。


奈布趴在桌子上,兜帽斜斜盖住他大半个脸,看不出是睡是醒。


玛尔塔犹豫了几秒,还是敲敲他的桌面:“萨贝达同学?”


奈布没反应,好像是真睡着了。


她加大力度:“萨贝达同学?已经上课了。”


他迷迷糊糊撑开眼皮,吐出模糊不清的几个字:“让我休息一下……”


男孩的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沙哑,再加上他声线很低,饶是玛尔塔也有点没回过神来。


她愣住了,连忙掩饰性地咳了几声:“萨贝达同学,已经上课了。再睡下去会被记迟到。”


他这才直起身子,清了清嗓子,用平常的声音回答她:“好的好的班长,我不会迟到。”


玛尔塔没再看他的反应,加快脚步奔出教室。


她一路冲下楼梯,直到在队伍里站定,脸颊还是烫的。


玛尔塔努力把他挥之不去的那句话扔出脑海,却还是依旧萦绕在她耳边。


班长大人深呼一口气,集中精神听老师说注意事项。






奈布慢悠悠晃下教学楼,走进男生列队里。


克利切朝他比了个手势,叫他快点,免得被巡视的教导主任抓住算迟到。


他下意识想回克利切“别急”,却突然迈开步子加速跑过来。


克利切看见这位出了名的不良少年懒洋洋地走,到一半想起什么,好像微微低头笑了一声,跑步冲进队伍。


克利切撇撇嘴——这几个星期他这个死党是怎么回事,课也不旷,考试也认认真真填完了答题卡,好像整个人都升华了一样。


反正,这对奈布来说还是好事。


女生队伍开始慢跑锻炼,克利切远远看见他心心念念的那道倩影从跑道上跑步过来,眼睛就没离开过她的脸。


奈布看着好友的魂都被艾玛·伍兹带走了,正要日常调侃他几句,脑海里一个人的影子让他悬崖勒马,顿时噤声。


这下,他可没资格去吐槽克利切。



正午的阳光正好,暖洋洋照在操场上。那个影子渐渐与右边女生列队里的一个人重合,他看见她栗色卷发扎成歪歪的马尾,随着她的动作一晃一晃,祖母绿的眼盛满笑意。



奈布拉上兜帽,把追随着她的目光遮掩起来。









4.

玛尔塔刚刚跑完一圈,正站在草地里休息,却听见旁边一帮女生正对着跑道上几个男生奔跑的身影发花痴。


她顺着她们的目光看过去,在三四个男生里看到奈布的脸。


他跑在最前面,脸上一派轻松神色。


“这是一千米第三圈啊!萨贝达同学也太厉害啦!”


“感觉他一点都不累诶……这么轻松?”


“你看他后面的几个男生都是气喘吁吁的,他好像连汗都没怎么出……”


女生们叽叽喳喳,玛尔塔看见他开始冲刺最后的一百米,速度猛然加快,像一枚炮弹出膛,转眼就到了终点。


奈布站在终点休息,玛尔塔好像看到他往这里看了一眼。


她猝然收回目光,转头匆匆走回队伍。


最近真是不太对劲。




这种心情一直持续到下午放学。


天色已晚,树叶的残影幽幽投到窗玻璃上,呼出一片空白。


玛尔塔收拾好作业,她今天是值日生。同学们三五成群地离开,教室里没剩下几个人。


奈布·萨贝达照常混过晚自习,现在还是趴在桌子上补眠。


克利切又跑去当他的艾玛小姐的护花使者,威廉和瑟维也不知道去哪里玩去了,lucky那个五好学生依旧乖乖回家奋笔疾书……


他想到这里,突然打了个喷嚏。


最要命的是,这喷嚏一个接一个,奈布还感觉自己好像有点流鼻涕……


他紧紧捂住鼻子,弹起来在包里匆匆寻找纸巾。


一个男孩怎么会带纸巾这种娘们吧唧的东西?这玩意会用的上吗?奈布记得自己之前还毫不留情地吐槽过lucky随身携带纸巾的习惯,现在打脸来的太突然,有点措手不及。


将书包翻了一遍,奈布理所当然的没找到。


他站起身来,在心里踌躇千百遍,却还是不敢,连叫她名字都胆怯。


“玛尔……班长 ?”正要脱口而出烂熟于心的名字,硬生生吞了回去,换上冷硬疏离的称呼。


玛尔塔正在整理扫帚拖把,闻声转过来:“萨贝达同学?有什么事吗?”


奈布懊悔不已,如果大胆的叫了她的名字,那么她会不会也回称他的名字?


定定神,他小心翼翼地问她:“你有带纸巾……吗?”


玛尔塔稍微愣了一下,看到他捂着半边脸和瓦声瓦气的声音,略略勾起唇角:“有的。”


她快步走回座位,抽出一包纸巾:“给你。”


奈布大喜过望,连声道谢,把几乎没力气的手藏在背后。


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胸膛,翻天覆地的小心思让他每一个举动都斟酌许久,千回百转念过咀嚼的名字如今如鲠在喉,最后他只能干巴巴地跟她说,谢谢你,班长。


她礼貌道一声不用客气,便走去继续整理东西。


最后的最后,他也只是照常背起包,向她突兀地道:“我先走了。”


玛尔塔也只是回他一句:“明天见。”





颓黄的路灯光照地面幽幽,街旁热闹的店铺人声鼎沸,独独把他抛在外。


少年打了个寒噤,加快脚步,用力奔跑。


今天,也依旧没有勇气去和她说一声晚安。






咖啡店的招牌散出萤火虫般的光,将她身上洁白的校服映得暖黄,古典音乐如水淌出,萦绕四周。


少女拉了拉书包肩带,垂下眼帘。


今天,也没有话题去和他继续说下去。








5.

感冒又加重了。


桌子上堆着如山一样的纸团,奈布觉得自己的鼻子都快擦破了。


再次打出一连串喷嚏,他眼前模模糊糊,头开始胀痛,连带着胃部都有点恶心。


他母亲敲门,端着一杯热水:“奈布,你体温都升到39度了,要不明天请假吧。”


奈布摇摇头,明天是久违的秋游,他和她抓阄分到一个组,这可不能缺席。


老萨贝达夫人叹口气,扶住摇摇晃晃的儿子,把水递给他:“那你先休息,明天再量量体温。”


灯灭了,他的视野陷入黑暗。


明天,无论如何,都想对她说晚安。







玛尔塔率先迈上大巴,他们班男生吵吵闹闹,被奈布一瞪,顿时安静如鸡。


安排他们坐好,玛尔塔自己找了个最后的位置坐下。


艾米丽从前面探过头来,拿出一包薯片:“玛尔塔,你要吃吗?”


她摆摆手:“不用了,我有点感冒。”


学习委员遗憾地道:“那我可是带了一大堆油炸食品,你什么时候感冒的?”


正巧奈布走过来,他环顾车内,克利切正向他招手。


他没犹豫,无视了克利切,直接向她走去。


克利切看着他走了,心里直骂见色忘友。


这个小老弟,什么时候才能别怂去和班长表白啊!他看着都替他着急!


不过——他现在可是有艾玛小姐了嘿嘿……


后座的威廉嫌弃地觑着老友的表情,选择不去看这些坠入爱河的傻子。






奈布微微弯腰,向她问道:“这里有人吗?”


玛尔塔还没来得及回答艾米丽的问题,被他杀了个措手不及,加上他问了也不好直接说“那边还有位置”,只得摇摇头:“没有。”


少年小心翼翼坐下,神知道他开口的那一瞬间紧张成什么样,腿都软成了棉花糖。


他斟酌着话题,却发现无从想起,连跟她坐在一起都开始呼吸困难,头突然晕晕乎乎,生理盐水都快冒出眼眶。


怎么回事?


今天早上还好了一点?


他连忙从包里翻出纸巾,还没拉上拉链,就打了一连串喷嚏。


奈布用纸巾紧紧捂住自己的鼻子,瞬间觉得无地自容,甚至想直接大吼或者哭一场。


天啊,这可是在玛尔塔面前!!!


少年心都快碎了,窘迫地低下头。


他用眼角余光偷偷瞄她,玛尔塔转过头来:“你没事吧?萨贝达同学?”


为什么要加后面那句话!!!


奈布忙不迭地摇头:“没、没事!”


她她她居然主动问我有没有事!!!


少年像踏上云端,飘飘乎乎,却也没忘记为什么他一靠近她就感冒加重。






——《不过现在还沉浸在幸福之中,反应迟钝。》







6.

真的是这样。


奈布悲哀地意识到,只要他一靠近她身边三米内,感冒就加重,体温也直线上升。


这样子他在她面前可一点脸都没了……


他也要脸的……这什么鬼感冒啊小老弟……


为什么会感冒……


少年独自坐在野餐毯旁,开始回溯记忆。


好像,从他喜欢上她开始?那时候就一直有点咳嗽,不过他也没当回事。这难道还是喜欢引起的感冒?


奈布摇摇头:这也不太可能啊。


可是又怎么解释这个现象?


陷入死胡同,少年突然听见玛尔塔的声音:“这样子就可以了,直接开始吃吧。”


他连忙正襟危坐,势必挽回一下面子。


却没料她刚刚走到他面前,他就冲着她来了一个喷嚏……


这感冒真的是因为他喜欢她啊?!


尴尬气氛逼得他快疯了,奈布马上道歉:“对不起,玛……班长!”







玛尔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她看见他打喷嚏第一个反应竟然是担心。


头晕晕乎乎,感冒是不是加重了?鬼使神差,她半蹲下来,抬手捂住他额头。


两个人都愣了。


她心里火山爆发,面上却不敢表露一点,僵硬地收回手,干巴巴地道:“有点发烧……你去休息一下、阿嚏 !”


奈布愣了愣。


他试探性地问道:“班长、你、你也感冒了?”







——《可想而知少年会有多惊喜》


——《喜欢病毒感染情况报告 高三五班 》




——THE END——





ps 其实是我的一个梗,喜欢会导致感冒,靠近ta感冒会加重,表白,如果ta接受了,感冒会好w

评论(8)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