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枯

夜坐听风 昼眠听雨


⚠️行行好留个评论吧⚠️

绑画@快 救 救 舅 舅.
她真的好可爱


现在主混漫威/第五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跳圈了


我跟你说我爱汤荷兰

不定期销毁黑历史
不定期诈尸

周更选手逃跑.JPG

「唯你」佣空

※写文复健  超短打




※是不老(?)魔王和他收养的女孩!




※文笔情节都很辣鸡




※祝食用愉快














0.


我的心是黑的




唯独心尖上一点




干干净净放着你。






















1.


大家都说,西边那座城堡是魔王的老巢。




但是没人敢过去捅这位闹得大陆血雨腥风的大魔王的家,这话也就没证据。




不过还是会有顽皮的孩童初生牛犊不怕虎想去一探究竟,却不料被骷髅兵们吓个正着,几个小孩魂没去掉一半。哭囔着狂奔回家,“魔王就是为了把孩子们骗过去炼制长生不死的魔药才建的城堡”这个传言算是已经坐实了。




不过魔王就算不熬费心思的魔药他也早就长生不老,而城堡里的小公主可不怎么开心。




没有那些孩子陪她玩,空荡荡的城堡里只有那个让人害怕的魔王,也未免太无聊了些。




对此小公主大不满意,却不愿意在魔王面前说。




毕竟,他可是魔王。




虽然这个魔王,跟她所想像的差得有点多。




她在十岁的时候父母双亡,只剩她一个人在人间。




好不容易硬生生拉扯到十三岁,却因为护着一个小乞丐被一群流氓打了个半死。她倒在路中间,恍惚间以为自己要死了。




结果模模糊糊看见一双黑靴,然后就被人抱了起来。




极其费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魔王那双蔚如深海的眼。




眼睛太有标志性,她第一眼就认出来是谁。




认命地闭眼,她吐出几个字:“要杀要剐任随您便。”




失去意识时她还想,临死之前对能止小儿夜啼的恐怖大魔王口出狂言,这颠沛流离的一生也算没白活。




抱着这种满足沉入黑暗,她没想到她能再次活过来。




大魔王把她放到城堡里,守着她醒来。




他淡淡掠过她的脸,推开镀金的大门:“去找lucky。”




抛下这几个字,他化作无数黑雾消散而去,剩下她一个人瑟瑟发抖。




lucky是谁啊!?他是想让那个lucky处理掉自己好炖魔药吗?!




不过她向来胆大,竟毫不在意地在魔王堡里乱转,见到人就问他是lucky吗?




现在想想,她真是佩服自己。




当时还是怂了,躲到魔王房间的衣橱里藏起来,哆哆嗦嗦地嘟囔“不要吃了我”,最后被魔王亲自揪出来这种事就不要提了。




魔王瞅她一眼,把蜷成一团的她拎到高背椅里,端详了她很久。




久到她觉得他在考虑如何处理这个胆大包天敢钻他房间里的魔药材料,忍不住缩得更紧。




魔王几不可见地扯了扯嘴角,像是在尽量使自己的表情温柔一点。




他保持视线与她平视,用放缓的声音道:“你叫什么名字?”




魔王的声音其实很好听,像碎冰叮里当啷,低沉又磁性。




她迫于他的威压,老老实实说了:“我叫玛尔塔。”




恐怖的魔王极力露出一个微笑:“我是奈布,以后你就跟我一起生活。”




不过常年维持一种表情的魔王大人笑起来是什么样子呢?




反正不是什么让人如沐春风的样子。




玛尔塔被这个笑容吓了一跳,差点没转身逃跑。




这不能怪她,只能怪魔王。




但是这之后,每次见到魔王,他都会很温柔的笑。




而且都比上一次有长进。












魔王其实是很温柔的一个人。




他在教她认字时,玛尔塔偷偷看着他的侧脸,这么想。










上次她闯了祸,弄坏了魔王大人听说是很重要的东西,一个人跑出城堡,想着自己会被魔王弄死的,躲在树林里,却跟魔狼撞了正着。




她跑了,但两条腿的怎么跑过四条腿的?




她以为她要被狼瓜分掉了,她都能看见狼的喉咙。




魔王大人刚刚好赶来,一边扬手将狼开膛破肚,一边安慰她。




然后的事玛尔塔有点记不清,只记得有人一直在唱一首歌,有人一直抱着她。




第二天她也只是得到了魔王的一句轻飘飘的“没关系”,和一个警告。




“不能再一个人出去了。”




她心有余悸,疯狂点头。




然后她就开始试着与他相处,虽然她还是挺怕他。








但是,魔王总是会帮她拉开椅子,为她整理餐巾。




总是会给她掖好被角,道一句晚安。




也会把稀奇的东西送她,也经常带着她出去玩。




在她哭的时候,非常小心也笨拙地,为她擦掉眼泪。




然后在她眼里充满了小星星的时候很温柔很温柔的笑。














所以,她也要像他一样,对他很温柔很温柔的笑。




不是吗?








魔王大人笑了。




魔王大人一点一点变了。




管家lucky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就差拽着个小手绢哭了。




现在,他是不是该感叹一句神明保佑?




毕竟…隔着那么多年,魔王终于笑了。




















2.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很久之前,这座空荡荡的城堡里是有一位女主人的。




那位女主人曾经因为她高超的枪法闻名整个大陆,被誉为“帝国的希望”,那时正值魔王四处征讨,各个国家都是泥菩萨过河,但又没有什么人能与魔王对抗,这下把希望全部寄托在她身上。




不过她还真的挺厉害,拖了魔王这么久,这下可以短暂地统整军队再去讨伐魔王。国王们暗自窃喜找对人了,一边加急处理一摊糊的国政。




所以当他们发现这位希望竟与魔王坠入爱河时,不敢相信与愤怒占了上风。而且,多次派出去谈判合作杀了魔王的使者也屡屡碰了钉子,国王们的怀疑也达到顶峰。




她是不是想跟魔王一起,统治大陆?




她明明身出军人世家,却做出这种事来!




不如我们先从她下手?用她来要挟魔王!




对!先把这个魔女抓住!




于是,他们集结了三个星期的军队瞬间换了目标,趁魔王不在的晚上袭击了她。




她虽然枪法超群,但终究寡不敌众,被抓进牢狱。




后来的故事有两个版本,在大陆上流传甚广。




第一个是魔王大杀四方,救回了爱人,但是这位希望大人终于良心发现,选择与魔王同归于尽,用枪杀了他们两人。




可惜的是,她死了,他没死。




接着,是魔王将大陆大杀特杀,以解背叛之仇。




然后,魔王孤独地在城堡里,等着下一个惹了他的目标。




这是各个国家里通认的真相。




第二个版本比第一个流传度小很多,但老人们都认为第二个是真的。




第二个是魔王在救回爱人的途中,突发情况,魔王的魔力因变化大减,他最终没有护住她,她为了他而死。




失去了挚爱的魔王大开杀戒,但也只是为亡者报了仇,却再也挽不回她。




至此,他一直在碌碌寻找,只为她的灵魂能得到转世。




从那以后,魔王就再也没有其他表情,伤痛无法褪去,如已化脓的伤口,已经愈合却又隐隐作痛。




你在哪里啊?




无数个夜晚,他声嘶力竭。




只是,再没掉过一次泪。




















3.


小公主终于抓到时机,拦住了魔王。




“大人,我很无聊。”




魔王蹲下身,湛蓝如深海的眼映着她棕色的眼睛。




“怎么了?”




小公主得到答复,一鼓作气道:“你把他们都赶走了,没人陪我说话。”




魔王略略勾起唇角:“那我陪你。”




玛尔塔与他相处了几个月,胆子大了,但听到这话还是有点惊讶。




她试探着问道:“我想去荆棘城。”




“好。”简洁有力,魔王回答。




荆棘城,正是当年她被他捡回来的地方。




魔王的魔语术,带着他们准确无误地到达荆棘城。




荆棘城算是比较大的城市,东西都挺齐全。




玛尔塔对这些东西挺感兴趣,四处走走看看,停在路边一个小摊前不动了。




魔王慢慢踱步过来,拿起她盯着的东西。




是一把枪。




她小心问道:“这个是什么?”




摊主一看来了个满身好东西的人,连忙凑过去介绍道:“这可是当年希望大人用的枪的翻版!很珍贵的!你看看这花纹这枪口……”




摊主滔滔不绝,唾沫都要飞到她脸上。




魔王把她拉进宽大的斗篷,挡住来自摊主的唾沫星子。




“这个,多少?”




魔王的问句简洁有力。




摊主眼珠子一转,狮子大开口:“五十贝!”




五十贝,相当于一个好点的首饰。




这么贵?!




玛尔塔吓一跳,挣出斗篷正要开口,魔王已经把枪递给她了。




“拿着。”他说。




玛尔塔试图挽救一下:“这个太贵了!而且也不值这个价!”




魔王给她几个字:“没关系。”










真是有钱!玛尔塔抱着一大堆魔王买的东西回城堡时,还在咋舌这人花钱的大手大脚。




但是……她暗暗叹口气。




这人,为什么对她这么好?














玛尔塔看着他漆黑的背影,这么想。












4.


Will not forget. 












他没办法忘记。




那天他看着她倒下去没了生息,什么都是血红的。




玛尔塔。




他唤她。




她不会有回答。




记忆里的眉眼盈盈,她也再不会成为他的妻子了。












你在哪里?




她说,她在原来的地方。
















然后,他在她死去的城市,找到一个小女孩。




她说,她叫玛尔塔。














魔王找到她了。




虽然她不记得。




魔王知道。








小女孩对他笑的时候,他恍惚看到当年那个女孩,也是一样。




这次,可以补偿了吧?














5.


玛尔塔其实知道关于魔王的故事。




毕竟这故事实在家喻户晓,人人都道一声悲剧。




她知道,也不在意。




但是,为什么每次每次看到魔王一个人站在月下孤寂的身影,心就痛成这样?




她死死捂住心口,刀绞一般的疼啊,他当年也这么疼过吗?




一个人站在挚爱的面前,看着她苍白的脸?




原本只是感叹一下魔王的痴情与这故事的悲伤,却在不知不觉中流下泪来了。




黑暗的房间里,精致的美人鱼摆设,它光洁的脸庞像是也哭了。










厚厚的地毯,踩上去一点声音也没有。




有人推开她房间门,魔王走了进来。




她死死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出声。




魔王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把她抱进怀里。




心疼让她几乎忘了一切,被他抱住后更甚,像有人把她的骨头一寸寸碾碎,与熔岩混合,心跳不断加速,灼热烧灼她的每一根血管。




耳边都恍惚了,她听见有人的声音断断续续:“玛尔塔。”




真是奇怪,她竟然还活着。




那个声音继续吃力地穿进耳朵:“很快就过去了……”




玛尔塔。




他唤她。




这个名字,真是熟悉。






熟悉到几乎落下泪。






















6.


脑海混沌一片。




几个零碎的片段飞速划过,她无力抓住。




但至少,她想起来当年的第一眼。






















她睁开眼。




他沉默地守在她旁边。




她抢着开口:“我想起来了。”




魔王整个人气息不稳,瞳孔放大:“你说什么?!”




玛尔塔露出笑容:“虽然只是几个片段。但我至少想起了一点点。”




她扑进他怀里:“关于你,我不会忘记。”




他紧紧搂住她:“欢迎回来。”




有什么滴落在她后颈,她知道那是什么。
















lucky最近心情大好。




第一是因为魔王,第二也是因为魔王。




第一是他终于找回女主人了,魔王整个魔都特别开心。




第二是女主人的记忆还是混沌的,睡了一觉起来就又忘记他了。




魔王大人心情不太好。




lucky躲在一旁偷偷笑。




那么,魔王的心情什么时候才会好呢?




这个,我们只要知道魔王和他夫人最后会幸福地厮守就好啦。






——《今天女主人忘记他了吗?》




——《今天魔王心情好吗?》








——《当然没有。》








——THE END——

评论(11)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