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枯

夜坐听风 昼眠听雨


⚠️行行好留个评论吧⚠️

绑画@快 救 救 舅 舅.
她真的好可爱


现在主混漫威/第五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跳圈了


我跟你说我爱汤荷兰

不定期销毁黑历史
不定期诈尸

周更选手逃跑.JPG

「冬春交替」佣空

纳尼亚AU!


设定白女巫玛尔塔x狮王奈布!


辣鸡情节辣鸡文笔


祝食用愉快!





 0.

为了避免结束,你避免了一切开始。












 

绛紫色糊满天边,夕阳如这王朝,断翅折翼。


不管不顾地推开宫殿腐朽的大门,她提起裙摆,冲下长长台阶。


奢华又空旷的大厅还回荡着她王姐刺耳的狂笑,恶毒诅咒犹在耳边。


“哈哈哈哈哈哈!玛尔塔!王位是属于我的!至于你?!我祝愿你死在你渴望的阳光下!!哈哈哈哈哈哈……”


玛尔塔拐进一条主干道,想从它尽头的树林去那座村庄。


密匝匝的荆棘划伤她光洁的小腿,明明是午后,林子里却阴影密布,黑暗里仿佛有无数双眼睛正阴森森地盯着她。


她一边艰难地辨认着已被茂密植物覆盖的小径,一边加快了速度。


等她气喘吁吁到达之前那棵冷杉树下,已是暮色四合。


就着稀薄的淡光,她惊讶地发现那棵冷杉已经被折断,华美巨大的树冠无力地倒在树丛里,树叶也四处飞散,不见踪影。


拨开树丛,她蹲下身子看那树冠,它的内里已被昆虫和菌类腐蚀,散发出令人作呕的味道。


像不像恰恩王朝?看上去奢华美绝,其实早已腐烂。


无力向后退几步,手中紧握的皇族权杖上钻石光华流转,折射出冷冷的光,像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这几月的梦魇无休止地纠缠,玛尔塔扶住一棵树竭力稳住身形,却听得林外一阵喧嚣。


叫喊声和哀嚎直冲云霄,又汇聚成一声惨叫,刺破死般静谧。


她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树林尽头,是那座村子。


又一声哀嚎。是左边那座小屋子。


玛尔塔心生疑惑,将自己隐藏在阴影里,只通过一道裂缝查看。


血。


入目尽一片血红,在她正前方倒着一具尸体。


那人看装扮是个农夫,身上伤痕累累,手中还紧握着一柄木叉。


玛尔塔屏住呼吸。


这红像魔咒,紧紧锁住她的一切。


一具又一具尸体后,一个妇女正护着什么,脸上血与泪混在一起,口齿不清地哭喊着。


“求您们放过我的孩子吧……她才五岁!请您开开恩……”


哀求清楚地传进她耳朵,一个男人粗噶的声音接上妇女的话头:“哎呀这可不是我们能决定的……是新女王下的命令,一个不留,我们也……”


妇女仿佛知道命不久矣,突然冲着士兵们尖叫道:“你们这帮恶魔,祝你们永世不得超生!这个国王会不得好死!总有一天她也会尝到这痛彻心扉的感觉,哈哈!”


 她猛地抓起扔在一旁的干草叉,利落地对准胸膛插下!


一捧血花从她胸口绽放开来,妇女身体软软倒下,露出她身后那个小女孩。


女孩胆怯的向后缩,士兵们惊讶于妇女的愚蠢,很快把目标换成了小女孩。


这次玛尔塔没有等待。


她举起双手,念出熟稔于心的魔咒。


瞬间那两个士兵消失在她的眼前,无影无踪。


小女孩惊奇地瞪大眼,玛尔塔快步迈过尸体走向她。


蹲下,玛尔塔对她微笑:“你好……”


小女孩神色突然变得极为惊恐,尖叫一声爬起来跑远。


“皇冠!皇冠!”


风送来女孩的叫喊,头上象征亲王的冠冕像有千斤沉,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在恍惚了一瞬,她抬脚大步走到主干道上,一条由血汇成的小溪潺潺流过,夕阳的橘与血的红交错混成奇异的色彩,尸体如山高。每副面孔都在惊惶憎恶交加里疯狂的尖叫质问着她。


为什么不救我们?!为什么?!


眼前一阵眩晕,魔鬼在头上轻快地起舞。


兵歌在不远处轻快的响起,庄严肃穆的旋律嘲笑着这荒谬。


身为皇族,却无法护住自己的子民!


不帮不管不顾的转头就跑,她竭尽全力,下唇充血。







果然。


恰恩的每一条街道,只要是支持她的家庭,都是满门抄斩。


士兵们们谈笑着取走她臣民的生命,像屠宰牲畜一样。


脑子近乎一片空白。什么话语都消失殆尽,毫无意义。


脚下绊倒什么,玛尔塔混混沌沌地低头去看。


一个小女孩,脸上的表情还维持着愤怒与不甘,她记得她。


这个孩子,曾递给她一束美丽的花。当时她眼睛清澈明亮,带着欢快明丽的笑意。


现在,她只是倒在那儿,成为一具没有呼吸的尸体。


滔天的怒火烧灼他的理智,每一步都是在炼狱上行走,火舌舔舐她的一切,将其烧成灰烬。


恍惚间,她已走过被鲜血染红的石街,登上那只有国王能站上的高台。


站在这里可以看见整个王都。以往城市中的人声鼎沸,车轮声,马蹄声,鞭子啪啪重响与祭祀的鼓混杂一片,然而现在只有死寂。


她看向皇宫。


那里曾给予她希望与高贵,但如今只剩绝望与麻木。


哒哒的轻响,和着战斗鼓声踩上高台,她王姐傲慢而疯狂的脸颊出现在他视野里。


“亲爱的王妹,”她尖利的声音特地加重了王妹两个字,“胜利了。”


王姐扬起手中铁制成的刀刃。

“王位还是我的!”


玛尔塔举起手来,回答。


“是的。”


血流成河的国家,空无一人的王都。什么都不剩了。


“胜利了,但不是你的胜利。”





王姐扭曲的脸、让人发寒的王朝、骑兵高举的旗帜、腐烂的树冠与小女孩的尖叫。


都在说出那咒语后分崩离析,倾刻间,就只剩那红冷的太阳照在她身上。


什么都不剩了。


闭上眼睛前,她问过自己。


想拯救这个国家,是不是太不可能?



头上的皇冠替她作了回答。









Lion.

在奈布如此长的生命里,不会给那个叫玛尔塔的女孩留下太多的空余。


最开始他只是漫游到恰恩那个世界,闻出它正在腐烂的味道。


然后那个栗色卷发的公主携着不肯被磨灭的倔强与希望向他行了个礼。


她对于他头上的耳朵没有太过诧异,只是安安静静地同他一起欣赏后花园的花。


最后他多言了,但他觉得她不会放于心上。


他随便游走了一圈,暗暗叹息这世界的美丽。走过一个小村庄时,他与村民交谈起来。


子民们畏惧着贵族,恐慌着他们强大的魔法。


狮王帮助他们作了些农活,答应会经常来。


消失在这个世界时,他听见公主清脆却包含痛苦的声音。


“我想帮助他们啊。”


这句话,让他记住了她。


你会做到的。他想。







再次来到这世界,时间已经过了很久。


那个公主应该已经成为她想成为的人了吧。


不过想要抗争这份不平,还需要更大的勇气。


希望她能做到。他站定在冷杉树下,却听到灌木丛沙沙一响。


虽然很轻,但这逃不过狮王的耳朵。


他凝神片刻,没有其他动静。大概是小动物之类的。


换成人类形态,红金的袍子随风飘荡。


走入村庄,一路打招呼过去后,身后传来的声音不得不让他注意。


“不能起来啊!”男孩稚嫩的嗓音远远传出,他回头。


已经不是小孩的公主一身猎装,难堪地握紧刀。身旁跪着一圈瑟瑟发抖的村民。


她半蹲下身子想扶他们起来,棕色的眼盛满痛楚。


栗色卷发依旧斜斜扎着,白净的脸上是近乎恐惧的美丽。


奈布移开视线。


看来,公主并没做到她的愿望。


叹口气,他加快脚步离开。


他在失望什么?











恰恩消失了。


想再次去这个世界看看的他有些惊讶。


试了好几次,也没法链接恰恩的魔法。


公主是不是已经……


可这又如何呢?千百年来,他看过多少这样的人啊。


充满魔力的袖袍不再鼓起,他转身离去。













他没想到会在纳尼亚看见公主。


不,现在应该称她为女王。


白女巫略显慌乱地打量着四周,发现他的时候惊讶到攥弯了铁杆。


她很快镇定下来,深深看他一眼,飞快的隐进黑暗,远离站在阳光下的他。


再见。


他呼出一口气,转头走远。


她不想走进光芒,光芒也不会接纳她。


栗色卷发被盘于头顶,光芒璀璨的皇冠在黑暗里熠熠闪烁。


她知道,只有黑暗永远爱着她。















虽生活在一个世界,但他们不会有交集。


她建立起一个王朝,却成为她父亲那样的人。


不用再期待什么了。


他告诉自己。



















他在最后的战役里,亲手结果了她的生命。


这是她应得的。


抽出利爪,他看着她金色的灵魂。


她看向他,绽开一个温暖的笑靥。


紧接着,阳光照了下来。















她望着他,似乎有一瞬间,他们的目光撞在一起。


玛尔塔露出此生最温柔的笑容,朝着阳光张开怀抱。


如果最后,我能来到你所处的世界,就够了。


光芒在她消散之际接纳了她,她虚幻的身体化作金粉随风飘散。


永别,奈布。


有一句话悄悄盘旋而下,她说。














无数个轮回后,她听见阳光捎来他的回答。


永别,玛尔塔。







——THE END——




PS.特别垃圾鸭


随便看看就好辽


(猛男落泪)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