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枯

夜坐听风 昼眠听雨


⚠️行行好留个评论吧⚠️

绑画@快 救 救 舅 舅.
她真的好可爱


现在主混漫威/第五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跳圈了


我跟你说我爱汤荷兰

不定期销毁黑历史
不定期诈尸

周更选手逃跑.JPG

「邯郸一梦」佣空

纳尼亚那篇我鸽了暴风哭泣


小短篇放出来补偿!


文笔辣鸡情节辣鸡


时间设置战后


祝食用愉快




0.


我多希望那时我不曾爱上你。










1.


夕阳拥抱着晚霞无声落下,瑰丽的橘红把士兵们的轮廓勾勒得更加鲜明。




一位站在队伍里的士兵偷偷对喋喋不休训斥他们的军官竖起中指,顺便翻了个白眼。




等把白天罚站的债还完,他转头跟同伴咬耳朵:“奈布奈布,你说什么时候开战?”




被称为奈布的士兵将投向女兵队伍的目光收回,丢给他一句不知道。




克利切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揶揄地取笑道:“别看啦!贝坦菲尔长官早就回去了。”




奈布没回答,任凭克利切继续絮絮叨叨:“克利切要不要今天跟艾玛小姐说啊……”




“你不说,再怎么放眼波人家也不知道你这个胡子拉碴的大叔对人家有意思。”库特从旁边探出头来,毫不留情地道出真相。




威廉也雪上加霜:“我记得艾玛小姐说过她有喜欢的人。”




奈布没理他们,垂下眼帘,将她的名字念了一遍又一遍。




贝坦菲尔。




贝坦菲尔。




玛尔塔。




这个名字被他紧紧攥在心尖,与只有她不知道的爱意搅成深深的潭水,波纹泛起,岁月无穷。




他捂住心口,那里住了一个人。








2.


第一次相遇的场景被他描摹镌刻无数回,连她唇边最微小的弧度也不忘记。




一身红骑兵服的她逆着光,似是被同伴说的话逗笑了,祖母绿的双眼弯成月牙,娇嫩的唇像犹带露珠的玫瑰瓣。




他漫不经心地望去,她的眉眼自此永远。




这一眼,再也没能移开。




那个场景很快却又模糊,好似这一生就只有她。




再次看见她笑是在黄昏的树林。




他的话如水波,在幽寂水面散开,不落下一丝痕迹。




而她说的那句话,如墨迹染进宣纸,绽开墨色荷花,在他炮火洗礼过的记忆中留下无数刻痕。




“我选择不去忘记。即使它是我最不愿想起的回忆。”




她的眼里映出他的身影,在倒影里,他看见他脸上如栖霞的红晕。




“玛尔塔,我”




回忆就此断开,后半截话像是用刀整齐地割去,他没听清他接下来的问句,也再没办法得到她的回答。




很久之后,奈布知道,他是在那个时刻爱上她的。








3.


又一段回忆鲜明跳进他眼里,她嘴唇苍白,绿宝石的眼也半阖,不复清澈。




他颤抖着手,将最后一根火柴划燃。




夹杂着冰雪的冬风呼啸,破烂的军服猎猎抖动,她的生命之火就如这微弱火焰,荷上露珠,转瞬即逝。




他的声音早就哑了,扯锯子一般难听:“长官,睁开眼睛看看我会好不好?”




她没有回答。




血在她身下蔓延,将他的军服沾染半边。




他又唤她:“贝坦菲尔,我求你了,别睡,别闭眼睛!”




额头的伤口没有愈合,密密的眼睫颤了颤,有什么顺着她的脸颊滴落在岩上。




奈布没去看。也不敢看。




她的体温越降越低,手冷的像一块冰。




他伸手将她拥入怀里,用衣服紧紧捂住她的身体。




刺骨的冷,从她身上传来,饶是他也生生打了个寒战。




栗色卷发没有丝毫生气,呼吸也渐渐消失。




奈布手里的火焰被风熄灭。




“别死啊,玛尔塔,别睡了……”




“玛尔塔,你睁开眼睛看看我……”




士兵抱着他的一切,低声请求。




夜渐入墨。他终于崩溃出声。




“救救我啊!”










4.


入目之景被层层渲染成灰色,炮火呼啸着在空中划出白金的花火。




他弯腰奔跑,目光不停搜寻她的背影。




终于,战场前线,他看见了。




手里的弯刀利落夺去那个士兵的生命,他快速杀出重围,顺利来到她背后。




她发觉背后有人,枪口毫不留情地对着他就是一阵射击。




奈布避开子弹,在隆隆的枪声中大声喊:“是我!”




她一愣,立刻掉转枪口,瞄准朝他扑上来的士兵。




同时,他鬼魅般的身影也将一人捅个对穿。




她正勾起唇角,瞳孔却突然放大。




下一秒,她胸口绽放一蓬妖艳的血花,玛尔塔如一只断翅的白鸽,垂死挣扎。




他在她倒下之后才徒然伸出手,却什么都没有拥住。




颓然跪下,有什么划过他脸颊。他怀里的她已经停止呼吸,嘴角一束微笑仍未散去。




克利切站在他旁边,无言将胸口的枪伤草草包扎。




血。入目尽是血。




她好像唤了他的名字。




可惜,她再也听不到他的回应。




玛尔塔。




他捂住眼,泪水模糊视野。




玛尔塔。




你听得到吗?




血。入目,尽是血。










5.


雨水落在他手背,男人缓缓睁开眼睛。




是梦啊。




奈布看着眼前的雨珠悄悄划下光洁的碑面,落入娇艳的花瓣消失殆尽。




有水滴在他的眼睫,分不清是雨是泪。




是梦?




她的笑颜依然灰白,墓园死寂一片。




他垂下头,无声嘶吼。




只是,邯郸一梦吗?








——THE END——

评论(1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