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枯

夜坐听风 昼眠听雨


⚠️行行好留个评论吧⚠️

绑画@快 救 救 舅 舅.
她真的好可爱


现在主混漫威/第五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跳圈了


我跟你说我爱汤荷兰

不定期销毁黑历史
不定期诈尸

周更选手逃跑.JPG

「冬春交替」佣空 上.


狮王奈布x白女巫玛尔塔

纳尼亚AU

设定是纳尼亚传奇!

感觉里面的狮王和白女巫好有cp感!


文笔辣鸡情节辣鸡

祝食用愉快





Dealth.

他放任利爪刺进她胸口时,她很清楚地看见暗锈般的阴霾在他眼里蔓延而开。


心口突地痛起来,她将被劈断的魔杖握紧,毫不犹豫地舍弃呼吸。


模糊起来的景物在她的记忆里投下最后一瞥,残兵败将们四处奔逃乞求着饶命。草地上的残雪也消失殆尽。


她的王朝结束了。


但是她是女王,永远都是女王玛尔塔。


就像无人为她加冕一样,最后也无人为她哀悼。




Clean.

玛尔塔的灵魂还未消去,女王很平静地看着下方的一切。


狮王转身收拾残局,血凝固在草叶上。


她的身体被两头豹子拖到战场中央,一个小矮人点燃了火,滚滚黑烟冲天而起。


隔着火幕,隔着这么多年,她的目光还是投在他身上。


黯云被阳光刺破,一时竟让她无法睁开双眼。


可是,他的身影却被阳光拥进了怀里,金芒眷恋地抚摸他的脸颊。


而她,连光辉都憎恶。


玛尔塔笑了。


看,他们是多不同的存在。




Witch.

当玛尔塔只是玛尔塔,她看见一个男人。


他站在皇宫后花园里,头上竟有两只兽耳。


她从廊下走出,向他礼貌地行了屈膝礼。


那人微微弯腰回礼,又将目光转向花圃里的奇花珍草。


玛尔塔也跟着他转了一圈,然后他开口了。


“花虽然美丽,但都是假象,这里早就开始腐烂了。”


她抬头望向他,男人湛蓝似海的眼微微闭合。


那是很久之前,久到她只记得他的话。


父亲的声音从廊侧传来,男人向她颔首,随即身体化为金粉四散。


头戴皇冠之人牵起她的手:“玛尔塔,过来,今天便带你去解决暴乱。”


她应是,步入后廊前转头再次望向花园。


“遇上这种贱民,就应该直接举行死刑,他们除了服从我们的意志,就没有别的意义了。知道了吗?”


玛尔塔移开了视线。


金末也消失了。





父亲下首的位置是留给她的。


国王毫不犹豫地当着她们的面下达死令。


她姐姐的目光狂热,嘴角勾起愉快的弧度。


“我的孩子们,要成为王,就必须有这种觉悟!皇族的话是永远正确的。”


这话成为乌黑的枷锁,紧紧锁住了她。


父亲双手放在她肩上,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那摊鲜红的血,连那人的无辜一起被面无表情的士兵洗刷而去,留不下一点痕迹。




此后很多次,父亲都让她来观看死刑。


国王不顾那些奴隶的辩解,下达命令。


他们中有很多人都是无罪受牵连而死。


玛尔塔知道,她没有为他们说话的权利。


就算闭上眼睛,梦里也会他们的惨叫。




怎么办?

只有让父亲的话从枷锁变成盔甲。




时至今日,她才明白他所说的“腐烂”是为何物。





在她十六岁之时,她再一次看见了他。


玛尔塔一身猎装,小心地跨过刺人的荆棘,手里的铁刃冷冰冰地沉默着。


密匝匝的树林里,四周黑暗的色彩将那一束金芒衬的更加耀目。


她屏住呼吸,举弓瞄准。


那是一头狮子。这巨狮毛发浓密,生气勃勃,正灵巧地在树间穿行。



举手示意属下留在此地,她抬步跟上它。


她对这片林子不太熟悉,地上茂密的荆棘和灌木时常会在她光洁的小腿上留下红痕。


当玛尔塔感到体力渐渐不支,狮子在前方一处树荫下停下。


一棵粗壮的冷杉树枝丫在它头上优美地舒展开来,光芒筛过树叶间隙,斑点金光散落在它身上。


狮子昂起它那金鬃的头颅,向着粉金色的天际望去。


紧接着,它用两只后腿站立起来,鬃毛褪去,转瞬之间成了一个人。


她惊讶地瞪大双目,男人迈步往前行去,一袭金红的袍随风晃动。


玛尔塔马上认出他来。她好奇地跟着他的脚步,一直到一片谷地。


谷地旁坐落许多小屋,还有农夫在地里耕作。


一条溪水分割山与田,前方是几座小丘陵。太阳悄悄向丘陵沉下,天际由粉红转为金红。


他似乎很熟悉这里,村民向他挥手打招呼,甚至有人主动上前和他攀谈起来,脸上笑容连她都看得清楚。


玛尔塔跟在他后面大概三四十步,那些村民脸上朴实友善的笑意在见到她时转变为惊恐害怕,离她最近的人纷纷跪下,瑟瑟不敢抬头。


是因为她,不,她身上的皇族纹饰。


她别开眼睛,道:“都起来吧。”


无人起立。


恐惧蔓延,玛尔塔稍稍加重了语气:“都起来。”


有童稚的孩子,大声说:“我们怕被您砍头,不敢起来啊!”


孩子身旁的妇女,大概是他的母亲,立刻按下他的头,声音颤抖地赔罪:“大、大人,他只是一个小、小孩,请您、请您饶过他这一次吧!”


玛尔塔正试图开口,太阳的阴影笼罩了她,照得她浑身发冷。


父亲给的铠甲似乎裂开了,夕阳将她的手映得一片血红。


前方,他越走越远了。





——待续——





评论(9)

热度(75)